• <small id="qeoic"><li id="qeoic"></li></small><td id="qeoic"><button id="qeoic"></button></td>
  • <small id="qeoic"><li id="qeoic"></li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qeoic"></small><small id="qeoic"><li id="qeoic"></li></small>
  • <td id="qeoic"></td>
  • <td id="qeoic"></td>
  • <small id="qeoic"><li id="qeoic"></li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qeoic"><td id="qeoic"></td></small>
  • <td id="qeoic"></td>
  • 就診小記

    發布時間:2018-11-09         瀏覽次數:

   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先生會病的這么重,只是覺得他最近老是脾氣陰晴不定,突冷突熱的。其實我還在心里嗔怪,不就是中耳炎犯了嗎,至于天天這樣歇斯底里。那天他難得平靜地告訴我,他要去北京解放軍總醫院看耳朵,原來他已經一只耳朵完全聽不見,另一只耳朵也聽著非常吃力,我才恍然明白為什么他經常不理我,或者是答非所問,原來他是真的聽不見。

    很快他在姐姐的陪伴下去北京解放軍總醫院看病,我一直存著僥幸心理:北京醫院肯定能治好,畢竟他原來是好好的。入夜,姐姐微信告訴 我,他是膽脂瘤性中耳炎,加上感音性兩側神經受損,情況很嚴重,很可能會永久性失聰。

    在等待手術這一個月內,他偶爾心情稍好的時候,會告訴我,那是一個呆板,且悄無聲息的世界,手機無聲,電腦無聲,就連超市、菜市場都變成了靜音,安靜得感覺整個世界都拋棄自己。在公司里,同事對他說話,他壓根兒什么聽不見,最后同事懷疑,甚至是生氣的離開,他卻依然手足失措。熟悉的人知道他聽不見,他們會走近他,大聲地對他說話,動作夸張,像卡通片里的人一樣。由于耳朵聽不見,他覺得自己樣子傻傻,做什么都沒心情,于是自覺不自覺地會選擇孤獨,喜歡一個人獨處。

    是啊,世界本來的樣子啊,是有聲音,有色彩,有清風徐來,有鳥語花香。我們習慣了用眼睛來看,用耳朵來聽,用我們的感官來感知這個世界。這些平常到不能再平常,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身體功能,有誰會特別在意,且心存感激之情,因為所有這一切均與生俱來,無一不安然受之??扇绻闶斶^,那怕短短幾天的感受,也會讓他們認識到,人體的任何一個器官、任何一項功能都不可缺失,還記住那個在網上瘋傳的澳大利亞失聽男嬰裝助聽器后露出的笑容,那個動人心魄的笑容告訴你,在這個世界上,聽見聲音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。

    11月中旬的時候大概下午三點時候北京解放軍總醫院通知他在6個小時內來辦理入院手續,當時他還在蔡家崗上班,央求對方能不能明天趕到,醫院講病床很緊張,是考慮到他情況嚴重,所以才提前通知,要是當晚10點不能入院就算自動放棄了。我查了購票網站,最快的動車也趕不上。等我再次打去電話咨詢是不是一周之后就能入院,醫院的電話卻一直占線或者是盲音狀態。那時他的耳朵已經開始有耳鳴癥狀,蟬鳴聲音無時無刻在他耳朵里面嘈雜,吵著他整晚整晚的失眠,讓他的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。我在網上搜索了耳鳴情況,用網友通俗的語言講,耳鳴就是耳蝸細胞最后的哀鳴。我們不能再等醫院的電話了,我們必須馬上去北京治療,如果再不治療,我擔心真的應驗“久鳴必聾”的征兆。

    就這樣我們直接奔往北京,醫院里偌大的前廳滿是神色匆匆的人們,每個人臉上或是焦慮,或是憂愁,或是期盼。誠然我們每個人都希望幸福,每個人對于幸福的定義也都不一樣,可是當我們生病來到醫院的時候,會發現原來健康就是最大的幸福。

    在醫院里我排了近百米左右的隊伍,排隊時候無聊中我跟前后人聊天,他們都是在等待醫院安排的手術,但是醫院通知入院時間太短,所以他們都在附近住下,便于隨時可以入院。當他們聽到我們已經失去一次入院的機會,他們都惋惜告訴我,像這種情況肯定要重新排隊,很有可能再等一個月,甚至兩個月,后面的大叔講他都等了兩個月,應該快到他了,但是醫院遲遲不通知他,所以他索性來醫院咨詢。果然輪到我時候,我跟咨詢窗口的人員簡述我的情況,他查詢下,說前面有128位病人在等待入院,所以他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再次通知入院,他如同機器人般官方語言回復我,等待醫院通知,然后就開始受理下一位咨詢者的業務。

    我們沒有辦法,只能想想第二天再去掛號診斷,看看主治醫生能不能給我們一點點建議。天黑時醫院掛號繳費處依然是一條長龍,掛號繳費處排隊人群中居然有不少人自帶鋪蓋,看來掛號就是一場硬仗。

    第二天早上我們四點半就起床,五點就已經在醫院開始排隊搶號,縱使如此,我們還是沒有搶到專家號,最后只搶到副主任醫師下午的掛號診斷。下午我陪著他一起去醫院,等待過程中他的手一直都在微微顫抖,我知道他在恐懼,他在擔心又是一次絕望的重判。而我只是始終不相信為什么是我們呢?當醫生拿到他的聽力圖看了看,半響沒有說話,只是一臉沉重的搖頭或是嘆氣,我趕緊問醫生這種情況最壞使用助聽器應該可以吧?醫生悲憫地看了我一眼,解釋道他這個是神經性聽力受損,助聽器也不管用,這種情況治愈的可能性不大。我頓時蒙了,怎么會這樣?他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到醫生身邊,側著身子緊緊貼在醫生身邊聽著醫生的解釋,醫生突然一下子提高聲音,對他說:“你不用過來,你聽不到,我跟家屬講。”他仰起臉,像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,極力忍住眼中的星光,躲了出去。我強忍住自己的情緒,跟醫生講了錯過住院的情況,醫生只是建議我們去找主治醫師,除此之外他也沒有辦法了。

    我抱著最后一絲希望,去找主治醫師,或者去住院部問問住院情況,可是連醫院都會迷路的我從哪里找呢,或許我可以去問路??上覇柫撕脦讉€醫生或者是護士,人家一臉警惕看著我,要么解釋道醫院太大,耳鼻喉科有好幾處,要不就是連他們自己都不清楚。同時我注意到醫院內科大樓門口居然有全副武裝的保安,住院部能混進去的可能性不大。在醫院長椅上他脆弱的宛如失了魂的傀儡,在偌大而又陌生的北京我第一次有種相依為命的無助感。治療耳朵的黃金期只有三個月,我們在懵懂中失去一個月,等待住院中再失去一個月,如果繼續等待住院,我們將失去最后一個月。如果他真的失去聽力,我可以想象到,他將失去下半生所有的幸福和笑容,如果可以的話,我愿意用我的全部力氣去爭奪那一點點希望,起碼在無聲的世界里面我們沒有遺憾。

    我們馬上定了去西安軍醫大學的火車票,連夜坐車趕到西安,依然是掛號等待,西安這邊入院也是需要等待15天。等待的第二天下午北京解放軍總醫院突然來電話,有一個床位可以為我們保留到當天晚上十點。原來上帝在關一扇門的同時,真的會給我們留一扇窗!本來為了方便辦理入院手術,我們的行李一直都是打包好的狀態,隨時以備出發。當天我們又趕往北京,終于在晚上十點左右時候我完成入院繳費手續。十二點多我陪著他入院,一點左右我躺在他病床旁邊的陪護椅,終于松了一口氣:往后余生風雪是你,平淡是你,清貧也是你,唯盼你的人生,除了我還有幸福的聲音。這段時間,情感觸覺是很敏感的,家人的問候,同事朋友的關心,都讓我們涌出很多感動和感謝。渾身無力的感覺,躺在那里的無奈,都讓我對健康有著無比的崇拜,對自己的反思比任何時候要深刻得多:健康不是萬能的,但沒有健康是萬萬不行的。惟愿人間再沒有疾病。

    曾芳

    上一篇:警惕形式主義的新變種

    下一篇:兩個不同的平行世界

    人人操人人
  • <small id="qeoic"><li id="qeoic"></li></small><td id="qeoic"><button id="qeoic"></button></td>
  • <small id="qeoic"><li id="qeoic"></li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qeoic"></small><small id="qeoic"><li id="qeoic"></li></small>
  • <td id="qeoic"></td>
  • <td id="qeoic"></td>
  • <small id="qeoic"><li id="qeoic"></li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qeoic"><td id="qeoic"></td></small>
  • <td id="qeoic"></td>